喵喵喵

【瓶邪】《绝处》TXT

碎碎九十三:

      为了方便大家回顾剧情,特别整理了一个绝处的TXT给大家,这是没有校对过的粗修版,把上部的117章整理成了95章,但是情节没有较大的出入~只是修改了一点BUG和错别字等。


     下载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mij5vtA 密码: majz


     顺便一提,绝处逢生的本子正在筹备中,全书上下两部,预计在60万字左右,番外6个,字数控制在10万字以内。本子共四册,分为普通和豪华两版,排版和封面相同,区别在于装帧,用纸,插图,海报,以及周边等。豪华版共4张3拉页海报,屋设海报,20张黑白插图,并附送全部周边。


       普通版在200上下,豪华版在400上下,因为豪华版比较贵,所以特别提供了普通版供大家选择,如果有意向入手豪华版,可加QQ群:658695502,此群为豪华版的专用群,本子进度会在此群更新,购买也要在此群完成。


          如有意向入手普通版,可加QQ群:108946516,等淘宝链接出来以后,会在此群做同步更新。


 



《千万不要在自己或是对方发情期被献祭》(暗龙瓶x人鱼邪,一发完结有肉汤)

瀛洲牧ml:

“你走开。”


 


吴邪在狭小的池塘里翻了个身,将自己的后背和屁股露在水面上。他漂亮的鱼尾在阳光下熠熠发光,时不时翻动一下,在水面上扬起一个小小的浪花。


 


“你想要什么?”


 


作为一只绅士的成年暗龙,张起灵想要满足这个被他囚禁起来的人鱼的一切合理要求。这只叫做吴邪的人鱼并不是客人,是祭祀,但自己并没有想要对他做什么的逾矩想法——当然后来看来这简直是个笑话。人鱼的肉质细腻肥美,人鱼的眼泪是大海的馈赠,尤其这样一条成年男性人鱼在这个族类中是很少见的,吴邪的价值不可估量,张起灵希望他得到礼遇,有朝一日可以被送回大海,然而他来的时机不对。张起灵正处于十年一次的发情期边缘,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作,于是只好先把吴邪安置在城堡外的水塘里。张起灵偶尔会来看看这个新来的客人,然而起初吴邪还会与他搭上一两句话,近几日不知道怎么了,吴邪总是翻身用屁股对着他。


 


张起灵以为自己照顾不周。他已经安排手下去建一个更大的池塘,虽然预计吴邪只是暂住,但是他对这位新来的牺牲总有一种熟悉的认知。他甚至以为自己院前这个毫无用处的池塘就是为他而建的,不然他一个坐拥方圆几百里的暗龙,为什么要在毗邻湖水的城堡旁边建一个根本用不到的池塘?他的卧室正对着这里,开窗就能看到美丽的人鱼偶尔睡迷糊了会翻出雪白的肚皮,在水面上咕噜噜冒泡泡……张起灵突然觉得有些尴尬。他并不是有意要偷窥,只是新来的邻居实在很是活泼,他很难不去在寂静的黑夜里注意到这样鲜活的一个生命。


 


漂亮的鱼尾在水面上翻了个水花。张起灵这才看到吴邪整个鱼身都在颤抖。他皱眉飞了过去,用自己长着黑亮鳞片的尾巴戳了戳他。


 


“闷油瓶。”


 


吴邪突然叫了他的外号。张起灵有在吴邪碎碎念的时候听见过自己的这一外号,却没想他真的有胆量当着自己叫出来。他现在是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悬在池塘上看了他一会儿,突然俯下身把人抱了出来。


 


滑溜溜的一条吴邪和所有的鱼一样不太好抓,于是张起灵用尾巴缠了他的鱼尾——虽然这让他在飞行时有些掌握不好平衡,可是滑凉凉的一根肉尾巴实在感觉不错,张起灵也就摇摇晃晃喝醉了似的把人缠着带到天上。吴邪不怕高,这在他祭祀当天被人从头顶扔下来的时候还能谈笑风生就能看出来,然而此时这条鱼却用浑身卷紧了自己,甚至像某种毛茸茸的动物似的在他胸口蹭了一蹭……张起灵觉得不好,挥动翅膀的幅度大了些,很快两人就到了湖边。


 


他把吴邪送到水里,然而这人却没有第一时间松开手。张起灵觉得这几天不稳当的信息素开始暴躁起来,身上的鳞片颤抖着发出嘶吼。他尖锐的指甲从爪子里露了出来,牙齿也凶狠地昭示着存在。吴邪似乎是注意到了,于是有些遗憾地松开手,在水中游得远了一些,只在水面上露出一对眼睛。


 


“我想……找个什么东西抱一抱。”


 


吴邪终于说出了他的要求,然而张起灵却不保证自己能够满足。他体内岩浆般的血液翻腾着,暴虐的因子在两人身边蔓延开来。吴邪开始觉得不对,上前凑了凑,用尾巴往张起灵身上扇了些水花。


 


“你……你没事吧?”


 


水珠瞬间在张起灵身周被蒸发了。吴邪反应有些迟钝,似乎是什么东西阻止了他灵敏的反应能力,于是在被张起灵直接扑进水里的时候,他还担心这条傻龙会不会被淹死。


 


事实证明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张起灵浑身滚烫,贴到他身上的水瞬间都被蒸发,他们身周立即笼罩了一层朦胧的水汽。吴邪终于意识到不对,可是他浑身软绵绵的,提不起一丝力气,被人咬住肩膀的时候只能微弱的“嗷呜”一声。


 


“你……很好闻。”


 


滚烫的暗龙在他耳边说。张起灵用舌头舔了舔吴邪身上被自己咬出牙印的地方——他还记得不能伤害他,这似乎是个古老的咒语。张起灵盯着吴邪脖子上的那道疤,凑过去舔了舔。


 


“别他妈的这么形容我。”吴邪很生气,但是又无端地觉得自己被舔得很舒服。他正在发情,人鱼发情的时候浑身都散发着“来吃我啊来吃我啊”的信号,这对于一条美人鱼来说当然是很浪漫旖旎的事,但他吴邪可是个男的啊!他成年之前还担心过自己会不会诡异的发展为某道鱼类菜品的好闻香味,然而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他还是会散发出“来吃我啊”的信号。


 


张起灵舔够了,把吴邪一把捞出来推到岸上。他身边的土地立即化为焦土,草木皆燃起火焰。吴邪被张起灵突然变幻的形态吓了一跳,鱼尾巴扑腾扑腾的在地上拍打。


 


“小哥,你冷静,你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吴邪研究过一阵人类的历史和习性,后来发现他们会因为自身的弱小而开发出很多神奇的东西,比如药品和枪支。吴邪现在想起人类小说里说的异形和走火入魔,心想该不会这闷油瓶子以为自己骨骼清奇练葵花宝典了吧?他向来思维不着边际,此时身上温吞的散发着蛊惑的气味,却还是敢靠近张起灵,用退化了指蹼的手指捏了捏他的尾巴。


 


“你咬我一口,我的血液能……”


 


“能解毒”几个字还未出口,张起灵突然俯下身吻住了这张嘴。吴邪被这个平日里不露声色的闷油瓶吓了一跳,但脑子里想的还是“口水其实也可以就是慢一些”。他感觉闷油瓶吻着自己似乎是要从嘴这把他吃了,下一秒,他鱼尾上的泄殖腔突然被暗龙的指头探了进去……


 


http://wx1.sinaimg.cn/mw690/d857cbe5ly1fhl0zh5ig1j20c34b8qj2.jpg

阴天没有好光線!
腦洞非常跳跃!
滑稽君●西班牙土豆煎蛋饼!

【X-men】【EC】Pulp Fiction on the Beach

积木:

老物搬家存档而已。




第一人称,有毛病的PWP


.Pulp Fiction on the Beach.






SY




AO3



【瓶邪/接更新系列】泥巴紧身裤

南华_NAMWAH:

私设:


老张和老吴还没有捅破纱窗,目前是十分默契的炮友加棉被共享人关系,时常互相解决生理需求解决到床上:-D


--------


#看老张如何步步为营把人间不信的老吴掰回来#


姑娘们注意因为最近的官粮都很色//情所以就满篇的荷er蒙(捂脸)


接更新和上一次的段子,婴儿车车


日常被屏蔽到没脾气……放链接吧/再见/再见/


 --------



#老吴起,老吴起,老吴起完老张起(你)#




----------------------


弄完了策划回来复键一下瓶邪!!接着更新233因为官粮太好吃了这个可能会变成和三叔同步更新的中篇XD


  别信  





❴瓶邪❵煙草與貓(一台嬰兒車)

♔✠Emily 欣晨✠♔:


  • 认真的ooc


  • 雨村欢脱向


  • 一台婴儿学步车


  • 驾驶本人未成年而且是第一次开车,请繫好安全带





开始!!>>


「不是吧...胖子你确定小哥爱这口??」我满脸狐疑的看着胖子给我弄来的猫耳髮箍,开始想怀疑自己的人生到底出了什麽错


「天真阿...叫你天真你就真的天真了是吧..」胖子用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我


「这可是现在时下年轻人都在流行猫咪套装,你看看胖爷我还特地给你弄来了整套的,还有尾巴跟衣服」


我看着茶几上一整包算得上是十分完整的猫咪套装,表情努力绷着不让吴小佛爷的牛逼人设崩掉,脑子裡已经乱成一团,只想边跑操场边喊卧操。


胖子无视我的不自然继续说道「而且那些小女生都说了,两口子出问题,没有上一次床不能解决的,有的话,就上两次!」


得了吧,我在心中来了个大白眼,实际上也翻了。胖子这妇女主任到底当去哪了,淨学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回来。


其实,会面临到胖子所谓的“两口子出问题”的事情是这样的,一个礼拜前,盘口出了一些事情,非要我出马,一到盘口,多少就会有手下吸烟,我被小哥逼着戒菸很久了,一闻到那烟味烟瘾整个都上来了。(平常小哥在时他们是绝对不敢在我面前吸烟的,但那天刚好小哥去钓鱼,所以没跟我一起来。咳咳,我是绝对不会承认我蓄意支开他,来盘口找根烟过过瘾的)


我的手下们一开始碍于小哥融于空气无处不在的威压不敢分我,不过当我开始冷笑的时候,伙计们在早死和晚死立马选择了小哥那边的晚死,以在我手下求生路。我在我自己安在那的书房一边感叹年轻人图个饭碗真不容易一边喜滋滋的点着烟,抽完一根后我就把从他们那抢来的战绩半包烟(虽然不想承认但小哥的威严还是挺大的,这些傢伙那麽小气,到底谁才是老大阿)藏进自己的鞋底,已经下午了,再不回去小哥会起疑的。


到家后我赶紧把烟放到胖子屋顶我事先先趴开的瓦片底下再马上去洗个澡,换衣服去掉烟味,谁知道被狗蛋抓个正着,好端端的钓鱼怎麽提早回来了呢?他一闻到正要拿去洗的衣服上的烟味,完了,脸马上黑了。不管我怎麽道歉陪不是,他都不理我,连晚上睡觉抱我的时候都不给我晚安吻了。胖子倒是挺乐呵的,说是不用带墨镜的自由日子终于回来了,我表示十分痛心,怎麽可以就这样背叛组织呢?还好他还算有良心,要帮我想方子把狗蛋哄回来,不然他每天在高气压下吃瓜看电视也会有压力的,但没想到他竟然给我出了个鸟主意。


「我跟你说阿天真,猫咪这种动物,大家都会觉得很可爱,我问过了,就算猫咪把沙发抓破了,一般只要装一下可爱主人就对猫生不了气了。」


可爱...?


「那隔壁大妈家的猫怎麽说,我们可是达成共识要找一天把那小溷蛋抓过来煮了吃的啊」我怀疑道。


「这可是两码子事啊!那隻猫是遗传了那大妈的基因,他们家专门传承可恶,你看看,他们家那个东西讨人喜欢过!」


我想到了大妈家那个一直觊觎我们家瓶子的女儿,嗯,的确有道理。见我有所鬆动,胖子马上加强火力


「你瞧瞧你们都闹多久了,赶紧解决吧!你们俩口子谈恋爱残害胖爷我眼睛就算了还要胖爷我操碎了心,得了就这样,您大爷我是怕了您咧,赶紧换上小哥看你这麽有心再大的火也发不出了!」


我一听还算有道理,就破罐子破摔吧,反正情况也不能再惨了,我为了他这麽拼都快可以报名感动中国,他一定捨不得打我的!


…..于是就出现了我晚上利用闷油瓶去洗澡时,偷偷换上猫咪装结果碰上的囧境,现在想起来我根本脑子抽了才会採用胖子的主意,妈蛋,好想打人。


我说的囧境就是,我拆开来后才发现,胖子买的是女款,没错,就是女生穿的,整体像是内衣,粉红色轻飘飘还带你麻痺的蕾丝跟蝴蝶结,胖子那坑队友还贴心的买了比较大的尺寸。当下我只想百度杀掉我的兄弟并完美弃尸的成功率有多高。在卧室怀疑人生了一阵子之后我还是穿上.去.了。(狗蛋你知道我多爱你了吗而且妈蛋竟然还很合身)当然我明天还是会把胖子私藏的那些小黄书丢掉,不然我死不瞑目。


我忐忑的坐在床上,用小被被包紧自己,脑子裡又开始跑火车,要是小哥真气到不理我怎麽办...他已经除了早安晚安以外已经不跟我说话已经一个礼拜了,看我这副不正经的打扮会不会气到离家出走阿...不行不行,果然等一下要像个男人一样好好说清楚才行!!不然算什麽男人啊!!(请先暂时无视我现在的衣服)


当狗蛋终于洗完澡走出来看到穿着猫咪装一脸坚定的我的时候,我看得出来他茫然的眼神,心裡一定也在跑火车:卧操为了健康问题跟对象打冷战结果对象疯了我该怎麽办我是懵逼的却不能表现出来好慌喔。


我决定先发制人马上大喊「小哥对不起!!我只是一时冲动烟瘾上来了!我发誓,我真的只抽了一根!就一根!!我一想到你就抽不下去了,你想想看在盘口我要多少就有多少烟,可是我就抽了一根!!我说谎遭雷噼!」


「不许乱说!」闷油瓶一向很忌讳这种话立马就打断我了,但整个人明显的被我说动了,表情也有所缓和。


欸嘿!有戏!


我马上继续接着道「你看我不想你生气了,还特地请胖子帮忙想办法,听说人家搞对象喜欢穿这种东西,我除了你没搞过对象也不知道对不对,我这麽拼了你就别生气了啊!」


我放软了语调,完全抛弃了男人的自尊,为了这祖宗我十年都忍过去了,这一时之耻我还不能忍吗!我敢打赌张海客在一定会翻一个大大的白眼,说我不知廉耻勾引他们族长,抱歉,你们族长还就真吃我这套,我道上人称吴小佛爷能在这裡穿这种寡廉耻伤风败俗的衣服去博麒麟一笑也是十分尽力了。自己事后都不敢回想,都是辛酸与泪水。


到这裡以我多年研究闷油瓶面部表情的心得,他一定已经消气了,我立刻把手缠上他的脖子,把他拉得更近。「小哥,真的对不起,我以后不这样了。」我们的脸已经靠得非常的近,彼此的唇似乎若有似无的碰在了一起,我的眼裡全都是他幽黑的眸,深不见底,彷彿可以容下世间万物,然而此时我希望它只容下我的灵魂,再无他物。当年我摔进这双眼,一摔就是一辈子。他也凝视着我,良久,叹了一口气「吴邪,我的生命太长了,我知道你没办法陪我走到生命的尽头,而我只是想要和你在一起久一点,再久一点,不要抛下我。」


他很少一次说这麽多话,还是关于他自己的内心,这大概是他这辈子讲过最露骨的情话,我当下眼泪就没忍住,大男人了还像女孩子家家的哭真的挺丢人,但说不感动是骗人的,就冲着这句话,我吴邪这十年吃的苦,值了。突然之间觉得自己上礼拜那样任性特别溷蛋,并暗自下了决定等一下一定要带这个傻瓶子去胖子屋顶两个人一起把藏的那半包烟丢了,并从新做人好好养身体。


心中的澎湃和激动化为行动,我马上吻了过去。他虽被吻得突然但马上就取回了主导权,把舌头伸进我的口腔裡,把唇齿都扫得乾淨,直到我实在憋不住气了才把我放开,我被他亲的晕呼呼的但还没忘记今天自己的目的。


我制止住了他脱掉上衣的动作


「我..来帮你脱吧,我是来道歉的,应该由我来主动才对。」



  • 點網址上車(留言處也有網址)



http://wx4.sinaimg.cn/mw690/bbc16076gy1fhf4lggdxxj20c87x8u0x.jpg


(感谢群裡的太太热情相助代发,真的十分感谢)


接下来我就累到失去意识睡在了闷油瓶怀裡,在最后要睡着前,我听到闷油瓶似乎说了一句话,有点模煳,有点失真,不知道是做梦还是现实,他说——


「ང་ཁྱེད་རང་ལ་དགའ་པོ་ཡོད་」(*注1)


--------


过了一阵子之后我想我得告诉闷油瓶,不要以为加了影片标题传给张海客就不叫“随便传给别人”,就算是为了晒恩爱也不行。这下要我下次怎麽见张家那溷蛋啊,我脸皮厚但我还是要脸的!(事后张家族长表示那我以后不让他出现在你面前)不过一想到张海客看到这种影片,影片主角和他长一样的脸那反应一定很好笑。


END


*注1:藏文的我爱你(不知为何lofter显示不出来)


后记:第一次开车就这样结束了,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写了啥,新手写文,到最后略矫情,还请大家多包容TT这次大约五千多字,是我写过最长的文了,在这裡心疼海客三秒哈哈哈。海客:好气喔,可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



量太大